菜单

澳门游戏平台注册网站爹爹,救救我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

2020年1月13日 - 历史故事

王化生是秋城人,父母都是商人,虽然算不上富甲天下,但也算得上富甲一方。王化生十四岁的时候,因受地痞流氓的教唆,开始吃喝嫖赌。他的父母常常教育他,不要跟着那些地痞流氓鬼混,但他都不听。

常乐县有一个人,叫孙东星,长得很丑陋,才二十岁就长了一脸的皱纹,不知道他的人,一定会以为,他是一个老头子。孙东星连脑袋也不好使,如果有人诓骗他,他总会信以为真。

马高宇有一个女儿,叫毓秀,有闭月羞花之貌,沉鱼落雁之容。每当她翩翩起舞时,总是会引来成群结队的蝴蝶,随之翻飞起舞。马高宇非常溺爱女儿,把她视为掌上明珠。只可惜,美人薄命。毓秀刚满十八岁,就因病离开了人世。毓秀的父母非常伤心,常常因梦到女儿,从梦中哭醒。

有一个贵州来的歌妓,十分漂亮,精通歌舞,能言善辩,又懂得俘获男人的心。那个歌妓把王化生迷得神魂颠倒,天天睡在她的温柔乡里不肯离去。王化生的父母知道了这件事情,非常生气,拍着桌子说道:我的儿呀,歌妓都是逢场作戏,千万不要陷进去!

村里有两个年轻人,一个叫孙达,另一个叫孙奎。他们的良心非常坏,常常使计作弄孙东星,并以此为乐。有一次,孙达和孙奎去县城回来,他们对孙东星说:县城里有一家医馆,叫‘望春楼’,里面有很多女大夫,个个医术精湛,能治疗各种疑难杂症,尤其擅长治疗未老先衰的怪病。你为什么不去看看呢?也许,那些医术高明的女大夫能治好你的病呢。

一天晚上,马高宇非常想念亡故的女儿,不由得心生凄凉,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,不停的往下流。正伤心之际,忽然见自己的女儿推开门走了进来。马高宇知道这是女儿是鬼魂,也不害怕,起身拉着女儿问道:“我儿毓秀,你不是死了吗?为何还要回来?”

王化生从来不把父母的教诲放在心上,还顶嘴:歌妓也是人,也有真情实感,怎么能说是逢场作戏呢?

孙东星信以为真,卖了家中唯一的小牛,拿着钱,去城里找那些医术精湛的女大夫。来到县城里,一打听,果真有个叫望春楼的地方。孙东星战战兢兢走了进去,只见一个个女大夫穿得花枝招展,唇红齿白。顿时,心里乱成一锅粥,因为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医馆。孙东星拦住一个漂亮的绿衣女子,问道:请问,你们是女大夫吗?

毓秀流着眼泪,什么话也不说。马高宇再三追问,毓秀才说道:“爹爹,人鬼殊途,我本不应该来麻烦你,可是女儿遇到了大麻烦,只好前来叨扰爹爹。”

王化生的父母气得面色发青,嘴皮发抖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王化生把父母气成那样,不但没有半点慈孝之心,反而嘲笑自己的父母顽固不化。反正,王化生就是铁了心的要跟那个歌妓鬼混。

绿衣女子嬉笑着说道:我们这里,全都是医术高明的‘女大夫’,专门医治各种男人的怪病。

马高宇拉女儿坐下,说道:“咱们是父女,不要说那些叫人伤心的话。有什么事情,女儿尽管说,就算上刀山,下火海,老爹也要保护你。”

后来,那个歌妓回了贵州。王化生偷了家中的一笔钱,偷偷跟着那个歌妓去了贵州。王化生吃在妓院,玩在妓院,睡在妓院,一年后,他花光了所有的钱,就被冷落在一旁。不久,又得了怪病,浑身溃烂发臭,被赶出了妓院,流落在街头,靠乞讨度日。

孙东星又问道:你看看,我未老先衰的怪病,你们能治好吗?

毓秀哭着说道:“我死后,后山的一条蛇精见我貌美,凭着自身的法力高强,要逼着我做它的小老婆。女儿还是处子之身,哪里受得了蛇精的粗暴。再说,那条蛇精丑陋无比,谁见了都会恶心想吐。我本想与之鱼死网破,可惜我身单力薄,又如何能抵抗蛇精的残暴呢?所以,只好来请爹爹帮忙。”

路人见到王化生,都躲得远远的,生怕一挨近就会染上怪病。王化生靠乞讨过了一年,他怕客死他乡,就一路要着饭,朝家乡回去。就要到家了,但是王化生心想,自己一身烂病,以前又那么无知,实在没脸回去,便在外乡徘徊。

绿衣女子笑着说道:只要你有钱,保管你药到病除!

马高宇听了,勃然大怒,咬牙切齿,要去找蛇精拼命。毓秀急忙拉住父亲,道:“那蛇精法力高强,凶恶残暴,爹爹不可莽撞行事,否则白白葬送了自己的性命!”

王化生原本想寄宿在人家的屋檐下,但是那些外乡人见到他,就像见到了一堆臭狗屎一样,远远的就把他轰走了。王化生没办法,只得到山中的破庙里安身。正走着,遇见一个漂亮的女子,长发如云,肌肤如玉,眼似秋水。女子见王化生可怜,上前问道:你叫什么名字?要到哪里去?

孙东星傻傻一笑,说道:真有那么好吗?

马高宇说:“我的女儿呀,那你说说,咱们如何是好?难道就让那蛇精把你霸占了不成?”

王化生畏畏缩缩,道:我叫王化生,没有落脚之地,要去山中的破庙寄宿。

绿衣女子格格笑着问道:你要不要治疗呢?

毓秀看着爹爹说道:“明天晚上,你把家中的杀猪刀抱在怀里,早早入睡。到时候,我来梦中与爹爹相见。爹爹切记,明晚睡去,千万不能让人弄醒。否则,定会坏了我们父女的大事。”说完,飘飘然然离去。

女子自报家门,道:我叫‘流云‘,住在山中一个土窑里。土窑虽然寒碜,但也容得下你。不嫌弃的话,请跟我到家中落脚。

孙东星被绿衣女子笑得脸色泛红,唯唯诺诺说道:当然要治疗了。

第二天,太阳刚落,马高宇就吩咐妻子:“今夜,我会很快睡去,要去帮助我们可怜的女儿,杀了那蛇精!记住,就算天塌下来,也不能让任何东西把我惊醒!否则,我就回不了阳间。”

王化生很高兴,心里美滋滋的,跟着流云去了。到了深山,见到一个土窑。土窑的前面有一丛野草,野草的前面有一棵参天大树。流云领着王化生走进土窑,虽然是在晚上,但是土窑的顶上镶嵌着一颗大大的宝石,把整个土窑照得通亮。

其实,望春楼就是县城里的一个妓院。那个绿衣女子就是妓院里的一个小姐。

妻子听了马高宇的话,牢牢记在心里,不敢有半点马虎。晚上,马高宇喝了一点酒,合衣上床就睡了去。妻子见马高宇睡去,一刻不离,坐在丈夫的身边,守护着丈夫。

流云对王化生说:在我家前面不远的地方,有一眼温泉,你去洗个澡,身上的怪病自然就好了!

这时,妓院里的老鸨笑盈盈的走到孙东星的面前,说道:只要有钱,什么病都治得好。说着,向绿衣女子使了个眼色。

马高宇刚躺下没多久,只见女儿神色紧张,匆匆忙忙进了屋子,拉着手握杀猪刀的父亲,跑了出去。父女两跑进一个院落里,刚把门关上,就看见满天的乌云像浓浓的墨汁翻滚着而来。毓秀见到墨汁一样的乌云,惊恐的说道:“爹爹,蛇精来了!”

王化生找到那眼温泉,舒舒服服洗了一个澡,等回到土窑的时候,身上的怪病已经好了。王化生非常高兴,连连磕头道谢。流云说道:你也不必客气,你我相识,也算一场缘分!你一定很累了,我带你去睡觉吧。

绿衣女子笑着说道:大爷,快跟我上去吧。说着,拽住孙东星的一只胳膊,就上了楼,走进一个包间里。

马高宇把手中的杀猪刀握得更紧了。

流云带着王化生来到另一个土窑,里面摆着两口棺材。王化生有些害怕,道:棺材?!会不会有鬼?

进了包间,绿衣女子亲了孙东星的额头一口,并拉他坐下。孙东星面红耳赤,弄得不知所措。孙东星问:女大夫,你叫什么名字?

只见,天空的乌云像墨汁一样,不停的翻滚着,还发出“哗啦啦”像流水一般的声响。忽然,天空的‘墨汁乌云’像一泻千里的瀑布,奔流而下。马高宇父女吓了一跳,往后一退,背靠着墙壁,等待即将到来的战斗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